QQ登录

只需要一步,快速开始

汽车出口跨境物流能否破局

2022-11-23 12:05:54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字体:

  中国汽车正在受到越来越多海内外消费者的认可与喜爱,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汽协”)发布的最新数据,今年1~10月,我国汽车企业出口累计达245.6万辆,同比增长54.1%。就目前而言,我国汽车出口量已超越德国,成为世界第二大汽车出口国,根据趋势预测,明年很可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一。然而,中国汽车远洋出海规模的不断扩大也带来了“甜蜜的烦恼”——运输物力不足,不仅造成了海运的“一票难求”,而且还导致物流费用的高企不下,给企业带来了较高的成本压力。“之所以会出现这一现象,主要是中国汽车滚装船运力与持续暴增的车企出口需求之间矛盾进一步放大所致。”业内预计,汽车滚装船运力不足的问题在两三年内依然难以有实质性改变,建议车企灵活采用多种运输渠道、与国际物流公司开展合作等方式,提前做好国际物流方面的部署与规划,从而更好地推动中国汽车“走出去”。

  出口暴增,物流价格高企
  据中汽协统计,今年10月,我国汽车企业共出口33.7万辆,同比增长46%,创历史新高。其中,新能源汽车出口10.9万辆,环比增长1.2倍,同比增长81.2%,我国汽车出口形势大好。
  汽车出口的快速增长,带来了海上物流的火爆,目前汽车运输船已经出现了“一票难求”的情况。克拉克森研究表明,今年三季度共达成8艘汽车运输船租赁项目,资产价值共计6亿美金,已超越历年汽车运输船租赁项目价值总和。数据显示,今年1~8月,全球共签订43艘汽车运输船新船订单,数量超过去年全年。而在新一轮汽车运输船的制造浪潮中,中国已经成为“主力军”。据工信部统计,今年1~9月,我国汽车运输船新接订单量占到全球市场的83%。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不少车企只能下场抢船。例如今年3月,上汽安吉物流就发布了招标3艘7800车位天然气双燃料汽车运输船建造项目。据一位国内整车企业的国际业务负责人透露,今年整个国庆假期都没能休息,原因就是一直在沟通汽车出口舱位事宜,但遗憾的是,最终仅拿到为数不多的几百个舱位,和公司每个月将近5000辆汽车的出口订单相比,仍然有较大距离。他坦言,近段时间以来,公司有将近一大半的海外订单由于舱位不足的原因,最终只能无奈选择延期交付。
  在舱位不够的同时,国际运输的费用也出现了大幅上涨。据克拉克森研究提供的数据,2008年5月,汽车运输船一年期租金曾达到5.25万美元/天的历史纪录,但如今,这一纪录早就被打破。今年10月,租金已经提升至9万美元/天,较此前的“巅峰”价格同比上涨70%以上,和处于最低位的2020年8月的租金水平相比,涨幅更是达到了8倍。VesselsValue滚装船市场负责人丹·纳什预计,汽车滚装船的运费还将继续增长,到2023年有望达到每天15万美元。
  “受中国汽车出口爆发式增长影响,叠加内外部因素的综合作用,今年运价已经达到去年年初的4倍,即使如此仍然一票难求。”爱驰汽车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海运费用的飙升对新势力造车企业而言毋庸置疑是巨大的挑战。他们目前正在寻找各种可能的运输方式,尽量争取在交付时间和公司成本两方面找到最佳和最经济的解决方案。
定船、买船渐渐流行?
  为应对物流不足的情况,车企开始了“定船”模式。
  11月5日晚,中远海运和中国一汽发布公告称,双方在沪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在“打造汽车产业全球供应链解决方案”等方面进行合作,按照协议,双方将通过开展合资合作、拓展新兴市场、创新商业模式、实现资源共享等方式,共同打造领先的汽车产业全球供应链解决方案、数字化供应链生态圈,共同推进双方绿色低碳化智能化发展。据了解,中远海运旗下的中远海运特种运输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进入汽车专业运输领域的航运企业,2003年就建立了专业汽车船队,在外贸汽车运输上始终保持中国第一的位置。
  通过合作来确保出口通道顺畅的,一汽并不是第一家。10月9日晚,上汽总公司与中远海运集团同时宣布通过“交叉持股”深化合作,互相无偿划转持有的上汽集团和中远海控的股份。和一汽一样,上汽合作的对象同样是运输行业的“翘楚”,作为全球最大的综合性航运企业集团,中远海运集团目前经营船队综合运力达到1413艘,合计1.13亿载重吨。其中,集装箱船队规模达到512艘、292万标准箱,位居世界前列。在看到汽车出口的巨大商机后,航运公司也选择了主动出击,与车企“牵手”。8月18日,中远海运集团旗下的中远海运特运与来自江淮、奇瑞、长安、江铃、吉利、长城、爱驰等车企的代表签署了战略合作及业务协议。在中远海控看来,合作将有助于巩固中远海控在汽车物流领域的领先地位,进一步延伸拓展端到端全链路服务,为客户打造更加安全、更有韧性的全球化、数字化集装箱供应链。
  定船不够,车企干脆直接“买买买”。前不久,有消息称,比亚迪将建造6艘、最多8艘7700车的天然气双燃料纯汽车运输船PCTC,若按单船造价8700万美元计算,比亚迪将至少为此投入5.2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亿元)。消息同时称,目前比亚迪方面已经和包括黄埔文冲和招商金陵在内的至少3家船厂进行了讨论,预计2025年后相继交付。不过,这一消息未得到官方证实。
  “与运输公司开展合作,有利于在整车和零部件物流、国际经营等领域为整车企业提供更稳定的产业链战略性资源保障,助力相关产品加快进入物流运输产业拓展市场空间。”业内人士指出,虽然这更像是为了缓解当下舱位不足而采取的权宜之计,但从长远角度来看,这确实有望改善中国汽车出海仍以贸易为主、海外直接投资较少的情况。随着出口量不断增加,车企在海外市场的产品设计、供应链、管理和服务以及二手车体系建设的短板也都有希望逐一补足。
  定船和买船会成为流行吗?爱驰相关负责人认为,主要还是取决于市场情况以及各企业自身的物流策略。目前爱驰的出口方式除了海运,还采用铁路运输等多种方式,当前运输工作均在计划内,一些客观原因造成的压力已经陆续缓解、改善,今后有望更加顺畅。克拉克森研究(上海)总经理幸月同样表示,未来是否会有更多的车企定新船将取决于市场情况,汽车出口商对未来运费成本的考量和运力可获得性将决定是否订造新船。“一方面,租金价格屡创新高,汽车出口商希望控制运费成本和锁定船位/舱位;另一方面,航运业的绿色环保议程加快与汽车全产业链的绿色环保诉求叠加在一起,汽车出口商将进一步推动船队的更新换代。”幸月如是说。
  中欧班列能担重任吗?
  正如爱驰所选择的那样,不少车企在海运难的情况下,选择了陆路运输,很多车企“看上”了中欧班列。
  对此,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代表兼副部长王受文在此前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正在积极协调通过中欧班列来运输汽车,同时也和交通部门一起支持航运企业创新运输方式,通过多用途船舶加装专用框架来承运汽车,以缓解汽车出口运力紧张的难题。值得肯定的是,今年9月,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发布通知,为满足新能源汽车发展新阶段的市场需求,对新能源汽车运输,无论是采用JSQ(铁路汽车运输车)还是集装箱,无论是国内运输还是国际联运,均没有限制。这意味着,成品电动汽车终于可以通过中欧班列进行运输,一时间,来自全国各地的新能源汽车开始通过铁路走出国门,进入欧洲。
  10月20日,一列装载着国产新能源汽车的中欧班列出发,通过霍尔果斯口岸出境,到达德国汉堡,运输时长约15天,满足了中国新能源汽车“走出去”的需求;10月24日,一列满载着新能源汽车的中欧班列(中豫号·郑州)从中铁集装箱郑州中心站驶出,这是中欧班列(中豫号)首次专列承运新能源汽车出口欧洲地区,运载国产新能源红旗、小鹏和岚图等品牌整车;10月31日,一列满载152辆新能源汽车的中欧班列(中豫号)从阿拉山口口岸出境。这是新能源汽车专列首次经新疆口岸出口;11月7日,兰州海关所属金昌海关监管放行,两辆国产东风牌轻型电动卡车搭乘“天马号”中欧班列发往土耳其。这是甘肃(武威)国际陆港首次发挥平台优势,助力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开拓国际市场;11月11日,在成都青白江铁路口岸多式联运海关监管中心,成都海关所属青白江海关关员正在抓紧监管验放一批出口车辆,极氪、长安、创维等国产新能源汽车将搭乘次日凌晨的中欧班列出口,预计10天抵达德国、波兰等国家。成都国际铁路班列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成都中欧班列还将陆续发运大众、本田、福特、极星等品牌的新能源汽车,实现新能源汽车一周两列常态化运输。
  “与海运相比,铁路的时效会更快。”深圳茗佳化工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邓磊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走海路运输,从中国到欧洲需要30天左右,但如果选择中欧铁路,这一时间就能缩短到18天左右。爱驰汽车相关负责人指出,欧洲国家市场瞬息万变,快速满足市场需求很重要,因此适时开通新能源汽车运输专用班列,可以及时满足中国车企“走出去”以及欧洲地区日益增长的新能源汽车市场需求。据该负责人介绍,今年9月,爱驰应邀参加了“中欧班列—上海号”周年活动,在该负责人看来,“中欧班列—上海号”的开通,能够帮助像爱驰这样以国际化为导向的新能源车企创建整车物流运输的快捷通道,缩短国际订单响应周期,为企业高效运营、更好地满足海外客户日益增长的新能源汽车消费需求提供有利条件。
多方支援助力中国汽车“走出去”
  伴随着中国汽车出海的需求越来越大,更多的力量正在加入,从运输方式到运输渠道,以及通关方式等都在不断创新,助力中国汽车更好地“走出去”。
  例如在汽车滚装船运力紧张的情况下,汽车通过集装箱货轮运输出口正在成为常态。目前通过“整车支架技术”,2~4辆汽车就能同时被装入不同尺寸的集装箱柜中。9月19日,中远海运港口厦门远海码头顺利完成上汽集团300辆新能源汽车出运,由“中海太平洋”轮发往位于比利时的中远海运港口泽布吕赫码头,这是福建省也是厦门远海码头首次以集装箱形式出口新能源汽车。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近段时间以来,集装箱运费出现了大幅下降,例如中南美航线运费已经从7月的7000美元跌到了2000美元,跌幅超过70%。发往墨西哥的40尺集装箱运费也从1万美元降至3000美元。发往欧洲的尽管跌幅稍小,但也只需不到5000美元。简单计算下,以墨西哥航线为例,海运运费1万美元时,每辆小轿车运费达2500美元,现在只需要750美元,相当于每辆小轿车的出口物流成本降低了1750美元(约1.25万元人民币)。“汽车出口的海运运费仍然最低,首选滚装船,其次是集装箱,中欧班列的运输费用比这两种都要高。如果汽车出口规模不断扩大,从经济性的角度考虑,还是应当首选滚装船。”不过,邓磊也指出,今年的行情有点倒挂,由于滚装船异常火爆,而集装箱船运费持续下跌,因此很多新能源汽车出口企业转而寻找集装箱船东。虽然一开始集装箱船东对新能源汽车出口不太专业,均持观望态度,但随着新能源汽车出口的持续火爆,越来越多的集装箱船东开始关注新能源汽车出口业务。“越来越多的集装箱船东加入了助力新能源汽车合规出海的赛道。”邓磊表示。
  管理部门也提供了更加简便的出口流程和手续。据上海边检总站洋山边检站边防检查处处长周佳杰介绍,针对在港时间短、在船船员相对固定且无船员换班的集装箱班轮,他们提供了通关便利措施,针对出港、出境,滚装作业和集装箱作业采取了“一船一策”通关保障方案,对国内港口移泊的船舶免办入出港边检手续,提升船舶在国内港口间靠离泊的效率;对靠泊不足24小时的船舶一次办妥出入境边检手续;同时采取视频监控、现场巡查和无人机巡航相结合的方式,加强船舶在港期间管理,全程保障滚装作业和集装箱装船作业安全。“这些都有助于提升小批量车辆装船出口效率,适应车企常态化、多批次的灵活出口需求。”周佳杰表示。
  其他创新运输方式也在探索中。据了解,今年年初开始,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旗下的中远海特(600428.SH)就成立了多个专项小组,研究利用纸浆船队运输汽车,试图解决目前中国汽车出口舱位不足的难题。此外,中远海特还利用多用途船型拥有两层甲板的优势,尤其是海特手头的松字号多用途船拥有三层甲板的特点,承运中国制造的卡车、挖掘机等工程车辆的出口。
  中汽协预测,今年我国汽车出口有望达到300万辆。毫无疑问,在汽车出口保持快速增长的当下,国际物流问题仍将是一道绕不开的难题,亟待行业各方携手解决。邓磊建议,行业协会也可以发挥中间力量,积极搭建起企业和政府间的桥梁,共同为解决汽车企业出口面临的难题贡献力量。本报记者 施芸芸《 中国汽车报 》(2022-11-21  001 版)

前往首页>>

特别声明:此帖由论坛会员上传发布,不代表金戈马汽车网的观点和立场,其真实性、准确性及合法性由该帖主负责;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原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通知发布者支付稿酬。

暴恐及非法信息邮件举报:cnszlj®outlook.com(请将®替换成@) 或 站内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会员发帖/评论服务协议

回复 返回 顶部